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综合新闻

我所作品荣获院征文活动一等奖

发布日期:2019-11-28   作者:园艺所    来源:园艺所    阅读:

近日,院党委组织开展“我和我的祖国”及院领导荐书读后感征文活动。我所党员职工积极参与,经院机关党委组织评审,我所党支部王维红同志撰写的《看车》荣获一等奖。


附件:


 

看 车

园艺所 王维红

清楚地记得,五六岁的时候,经常和村里小伙伴一起在村头向远方眺望,那儿有一条公路,每天上下午各有一班汽车经过。

远方的远方,是连绵起伏的青山。那些山,是公路和汽车最好的背景。每每看到那辆大客车掠过我们的视线,小伙伴们总欣喜雀跃,看到大车啦,看到大车啦。

再后来,我读中学,每天四趟经过这条公路。风起时,一路尘土飞扬。早早晚晚一群孩子,大路朝天地走,却也很少见到车。

七岁那年,姐姐们去圩区劳动,我跟着去地边玩。暮归,看男孩们骑牛,神气活现的。自己也壮着胆子顺着牛角爬上牛背,牛儿欺生,只晃几步,我就被摔下地来,手臂骨折。第二日,父亲牵着我去东关古镇接骨。我们在马路边苦等半天,才等来一辆改装过的军用卡车,父亲托着我爬上车,车厢两边座位已坐满,高个子的父亲一手拉紧绿色布蓬车顶的铁档,一手拉着我,一路晃晃荡荡,赶到医院。

那是我第一次乘车,回来后好长一段时间兴奋,每每向小伙伴炫耀,而全然忘了接骨的疼痛。

八十年代末,我调至合肥工作。每年探亲回老家,坐长途汽车得半天。婆婆来我家时却感叹:人真是活神仙呢,上午还在含山那个家,下午就跑合肥来了,真快。在老人眼里,农耕时代靠一双脚翻山越岭走天下,这交通汽车的迅捷,已然奇迹。

那时,想破脑袋也想不到,十多年后,自己家也能买车吧。

2002年,我先生买了一辆乳白色的雪铁龙轿车。当时我住的大院,都不曾有私家车。开车的自豪与便捷,自然提升了生活幸福度。父母生病了,可以开车送去医院;孩子高考,可以开车接送;春节回家,可以装上满满一车爱心,轻松上路,而无需摊上春运的拥挤与疲惫。

仿佛一夜间,私家车如雨后春笋般涌起。大院宿舍楼下、篮球场、路边、晒场,满是车。买新居,是否有车位也是不可或缺的标配。

而我,八年前也有了自己的车。大可自如地支配和打发我的时间。平时看个画展,去趟超市,周末和朋友们约会郊游,当然自在方便。

真正感受到出行轻松的,是我国互联网+和高铁时代的来临。如今手机订票途径的多样化,再不用起早贪黑排队。高速铁路,让回家和外出之路变得快捷而轻松。

随着交通运输能力的快速提升,原来乘坐飞机这样一种奢望不断平民化。想着今年春天居然买到一折机票,一百多元飞贵州,就觉得不可思议。

如今,我回霍山月亮湾作家村的小家。从合肥南站到六安站,只需21分钟车程。几个人说会话,还没聊热,就到了。

道路交通,轨道运输,城市发展,日新月异的变化,让我们感受到国家的迅猛发展。家庭生活的改善和幸福感的提升,也让我们自知,所有努力背后,深藏着我们的拳拳爱国心和为理想生活而奋斗的精神。国是千万家,家是最小国。我的祖国和我,像海和浪花一朵, 千千万万个我汇成祖国,我们身上无不流淌着一条传承华夏民族的血脉,和祖国同呼吸、共命运。

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,诗人艾青饱含忧郁的诗句,是一种情怀;两弹元勋邓稼先毅然回国报效,几十年隐姓埋名,忘我工作是一种情怀;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,有一颗稻谷里的情怀,而我所在的农科院的科研人员,惟实、惟新服务三农,这,也是一种情怀。

回想自己的成长历程,从读书到教书育人到潜心用文字去传播文化。我虽不能如身边的科研人员那样,科教报国,可我心里,列着一个个方正的汉字,我为能使用这如诗如画的文字而感到幸福。我更愿意用文字去传播文化,歌颂祖国,因为,祖国这亲切的字眼里,依着我深深的爱恋。这,也是我的一种情怀。

从看车、等车、乘车,到买车、开车,从出行选择汽车、火车、动车,到高铁飞机,我们所亲历的这段历史,正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祖国繁荣发展的历史。原来,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早已和祖国的强大紧密联系在一起。国强民富,这才是实实在在颠扑不破的真理。